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魔君霸寵: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> 章節目錄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:它好像說,它快回來了

章節目錄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:它好像說,它快回來了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【 .】,!

    龍燁天道:“不去,那小子,自有分寸,不會把自己作死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

    林云夕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子辰一看娘親擔憂,便說:“娘親,杜輝快回來了,娘親先不要著急。”

    他也擔心熠兒去冥山會遇到危險,畢竟,他那一肚子的好奇心,若是不去,一定睡不著覺。

    龍燁天也說:“夕夕,熠兒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林云夕瞪著他:“你是懶得去。”

    龍燁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懶得去,而是沒有必要去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不去,是因為她,她昨夜突然離開,一定是有事的,可是走了一會,她卻沒有說。

    而且他發現,她的修為,很容易被消耗。

    昨夜他也已經察覺了,他心底也著急,可是她偏偏說沒事。林云夕看了一眼他,目光微微深幽,說:“我知道你看出來了,我現在的身子,越來越差,我自己看了,我身體沒事。可是,靈力的消耗,比以前消耗得更快。最壞的打算

    ,就是我會再次進入沉睡。”

    林云夕的聲音,清晰的傳入幾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龍燁天微微一怔。林子辰也激動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娘親,怎么會?”他的聲音有些壓抑不住的顫抖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……”惟惟瞬間就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娘親,不要睡。你不想看著惟惟嫁人嗎?”惟惟一想到小的時候,爹爹每日帶著她去等娘親醒來的日子。

    每次看著娘親,她們都心痛,心疼,日日期待著娘親醒過來,那種等待,真的會讓人瘋掉。

    林云夕看著他們一個個震驚的眼神和神色,笑了笑:“惟惟,別哭,娘親說的是最壞的打算,娘親現在不是好好的嗎?”

    惟惟淚流滿面的看著她,快速地抹了一把眼淚,說:“娘親,你不可以沉睡,你要是敢沉睡,我就每天出去搗亂,讓你睡著都不得安寧。”

    林云夕:“額……”

    “臭丫頭,你敢。”她就不相信,她能收拾得了林子熠那臭小子,也收拾得了這臭丫頭。

    “哼!你看我敢不敢?”惟惟激動地身子有些顫抖,娘親要再次沉睡,爹爹會瘋的。

    兩位哥哥也會崩潰的,她也無法承受這樣的悲痛。

    林云夕一看女兒情緒激動,辰兒也壓抑著巨大的痛苦,而燁更是沉默著一句話都沒有說,她知道他心底及其痛苦。

    她道:“我把我的情況告訴你們,是讓你們以后不用太擔心。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,我平時也多注意一點,盡量不用修為,只要不用修為,靈力不耗費,我就會沒事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哪一天,忽然一睡不起,他們父子幾人,一定會急瘋的。

    龍燁天微微側身,拉起她的手,深邃的目光看著她溫柔干凈而如玉的容顏,沉聲道:“以后我有我在,你不許再用靈力,只要你不沉睡,要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龍燁天那還渾然天成的冷峻,在這一刻消失殆盡,語氣中都是那樣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林云夕看著他擔心的俊顏,微微點頭道:“好,有你在,我自然用不著出手。”

    林云夕眸光微微一動,那調皮的模樣赫然就出現在龍燁天的眼里,她說:“燁,還有一個最壞的,那就是我的靈力會枯竭,最后成為一個廢人。”

    龍燁天一聽,心底陡然痛了起來。

    林子辰雙拳不由自主的緊握。

    惟惟的眼淚,也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木悅心和寧可歆也是一臉緊張的看著林云夕。

    龍燁天一臉心疼地說:“傻瓜,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,你永遠都是我的夕夕。”她是廢人也好,修為橫掃天下也好,對于他而言,只要是她,就是他最愛的夕夕。

    林云夕目光深情的看著他,開心地說:“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們一家人在這三域,綜合實力是最強的,她的三個孩子,也是實力強勁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知識,都在這些年中交給了她的三個孩子了。

    他們可以萬年傳承下去,特別是她的醫術,不管是她上一世的還是這一世的,她都傳給兩個兒子呢,即使一睡不起,她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而且,辰兒實力超群,從來沒有讓她失望過,年紀輕輕說縱橫天下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林云夕心里很是無奈,就連她自己都查不出自己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“娘親……”林子辰聲音顫抖,他怕,怕娘親離開他們。林云夕看著她笑了笑:“辰兒,你別這樣,你這樣娘親會不安心的,你從小性子就安靜,但卻是一個極其果斷的人,你和你父親一樣 ,一旦決定好的事情,誰也改變不了

    ,而你也會堅持做到底,你呀,是最令娘親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惟惟撅著紅唇低聲哽咽道:“娘親,你可是最不放心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云夕一聽,瞪著她:“你呀,雖然很調皮,但做事情八面玲瓏,娘親也是很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”惟惟郁悶,那整日叫著不放心她的人是誰?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惟惟忽然拉著林云夕的手臂撒嬌,“娘親,你剛才都說的話,就像一道悶雷打在我的頭上,讓我現在還覺得恍恍惚惚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林云夕有些無奈的笑了笑,“惟惟,娘親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。你們都不要為我我剛才的話憂心了,有些事情,無論我們怎么做,都無法去改變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道:“你們繼續吃,我去園中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林云夕說著就往外邊走。

    龍燁天也起身,牽著她的手,一起往外邊走去。

    林云夕腦海里浮現出了燃的樣子,在她靈力枯竭之前,她希望燃能回來。

    林子辰沉默著,惟惟卻一臉擔憂心疼。

    寧可歆和木悅心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    龍燁天牽著林云夕來到園中,林云夕側目看了一眼仍然擔憂的他說:“燁,我昨晚,夢見燃了,這是它離開我之后,這十幾年來第一次夢見它。”

    上一世,沒有遇到燁的時候,燃一直守護著她。

    龍燁天看了一眼她,語氣不疾不徐:“它與你說話了嗎?”林云夕開心的笑著點了點頭,道:“說了,它好像說,它快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