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倒插門韓三千 >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八章 絕望的何婷

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八章 絕望的何婷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迎夏回到家里的時候,何婷已經被趕出了別墅,只看到躺在沙發上的韓三千,以及裝模作樣照顧著韓三千的蔣嵐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“你可算是回來了,你得好好管管他,大白天的,喝這么多酒,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。”蔣嵐一臉厭惡的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聞著韓三千滿身的酒氣,一臉不解:“他怎么會喝這么多酒。”

    認識韓三千三年多的時間,雖然他偶爾也有喝酒的時候,但都是淺嘗即止,從來沒有喝醉過,更別說喝得爛醉如泥了。

    “你問我,我怎么會知道,把他帶回房間里,家里被搞得臭氣熏天。”蔣嵐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一個人吃力的攙扶著韓三千,蔣嵐也沒有幫忙的意思,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雖然何婷已經被趕走了,可這件事情究竟會不會曝光,蔣嵐還是有些擔心,萬一東窗事發,惹怒了蘇迎夏,蔣嵐想不到任何能夠解決的辦法,畢竟她現在對韓三千的感情很深,這一點蔣嵐能夠明顯的感受到。

    回到房間,蘇迎夏把韓三千放在床上之后,臉上沒有半點責怪的意思,她知道韓三千不會無緣無故的喝醉,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但事情是好是壞,只能等韓三千清醒之后才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整夜未眠,蘇迎夏默默的守在韓三千身邊,直到天邊亮起了魚肚白,韓三千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。

    頭疼欲裂的感覺可不好受,緊皺眉頭的韓三千看到了雙眼通紅的蘇迎夏,一副憔悴的樣子,顯然沒有休息。

    “現在什么時間了?”韓三千捂著頭問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瞪了韓三千一眼,說道:“你昨天喝酒,今天剛天亮,你猜猜是什么時候。”

    韓三千完全忘記了醉酒的過程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。

    不過看到蘇迎夏憔悴的神情,大概猜到了她整夜沒睡,說道:“你不會沒睡覺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酒精中毒,萬一死在我身邊,我這輩子都會有陰影,以后還敢嫁人嗎?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一臉苦笑,知道蘇迎夏這是故意氣他的,說道:“昨天遇到了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,陪他喝了兩杯,沒想到就喝多了,你還是趕緊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松了口氣,只要不是壞事就好,她這點累算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還得去公司,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。”蘇迎夏站起身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以為蘇迎夏要走,趕緊一把拉住,一晚上沒睡覺,今天怎么可能有精神去上班呢,可是沒想到這一拉,蘇迎夏直接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對于蘇迎夏來說,整個通宵不眠是很難堅持的事情,不止是精神不濟,現在就連體力都耗光了,所以才會輕輕一拉就倒。

    “現在這狀況,還怎么去上班?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累得動都懶得動了,說道:“不上班怎么辦,公司還有那么多事情要處理呢。”

    “睡一覺吧,我陪著你。”韓三千柔聲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側著臉,不敢看韓三千,說道:“你不怕被我踹下床嗎?”

    “咱們不是還有賭約嗎?”韓三千硬著頭皮說道,他不敢確定這種時候說出來,蘇迎夏會是什么反應,不過既然是賭約,提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蘇迎夏一言不發,脫下鞋,躺上了床。

    雖然她沒有說話,但是她的動作,顯然已經表達出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韓三千激動的躺在身側,動作輕柔的把蘇迎夏摟在懷里。

    緊張的兩人,身體都有些微微發抖,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如此親密,對兩人來說,都是一種突破。

    身心疲憊的狀態下,蘇迎夏很快就睡著了。

    但是韓三千卻舍不得閉眼,靜靜的享受著這種感覺,回憶這三年以來的酸甜苦辣,在這一刻,他覺得什么都值得,那些辱罵和白眼根本就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客廳里,蔣升焦躁的坐在沙發上,他昨晚也是一夜沒睡,無止境的后悔著自己的沖動,現在想想蔣升的話,等以后在云城站穩腳跟,有錢了再來報仇也不遲,畢竟他現在還沒有得到蘇家公司的工作,身上一分錢都沒有,在這種狀態下被趕走,恐怕只有乞討為生了。

    看到蔣宏來到客廳,蔣升趕緊走到了身邊,說道:“爺爺,不會出什么事情吧?”

    蔣宏老神在在的點著頭,一臉輕松的笑意,說道:“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蔣宏明顯和昨天不一樣的態度,蔣升有些壓抑,他為什么會表現出這么強烈的堅定,難道已經確定何婷不會告訴韓三千了嗎?

    “爺爺,你這么肯定?”蔣升疑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我和你嵐姨商量過了,為了確保這件事情不被曝光,她已經請人去了何婷老家,知道把那個女人狠狠的教訓一頓,相信她不敢亂來的。”蔣宏笑著道。

    蔣升頓時松了口氣,臉上也終于浮現出了輕松的笑容,說道:“還是爺爺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何婷老家。

    昨晚她就回到了鄉下,被辭退的事情她沒有告訴姜瑩瑩,怕自己的女兒擔心,準備在家里休息兩天,再出去換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一大早何婷就起床了,正準備出去逛逛,門口突然停下了一輛面包車,車門嘩嘩的拉開之后,幾個年輕力壯的人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婷吧?”為首的人一臉兇狠的對何婷問道。

    何婷下意識的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,趕緊退回家里,想要把門關上。

    但來人動作更快,一腳就把門踹開了。

    何婷被踹門的力道彈開,連退了好幾步之后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什么人?”何婷驚恐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你不用管,有人讓你嘴巴嚴實點,不然的話,今后日子可能會不太好過。”為首的人說道。

    一聽這話,何婷就知道這些人是誰叫來的,不過她沒想到,即便是離開了別墅,蔣嵐依舊沒有放過她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已經不在那工作了,她還不放過我嗎?”何婷說道。

    “放不放過你,我們可不知道,拿了她的錢,就得幫她辦事。”說完,幾個大男人把何婷圍著,一頓拳打腳踢。

    何婷驚呼著求救,很快左鄰右舍都聚到了門口,可是看到兇神惡煞的那些人,他們又不敢出面幫忙,只能看戲一般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沒看過打人嗎?趕緊滾。”為首的人對門外那些鄰居呵斥道。

    鄉下雖然不乏一些熱心的人,可大多數還是自掃門前雪的態度,而且何婷這一次招惹的,顯然是一些地痞流氓,他們可不想把麻煩惹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門口的人很快就散了,但是村里關于何婷為什么挨打的原因卻很快就流傳出了許多的版本。

    有人說何婷在外面勾引男人,被正宮叫來的人打了。

    也有人說何婷手腳不干凈,被老板開除之后,老板不解氣,所以又叫人來收拾她。

    這就是鄉下嚼舌根的威力,壓根沒有的事情,被他們傳出了各種各樣的版本,不一會兒時間,整個村里人盡皆知。

    那些地痞流氓打了人之后,很快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何婷躺在自家的小院里,起身的力氣都沒有,臨走前那人還說如果她再不老實,就要對姜瑩瑩下手,讓何婷不敢有半點報復的心。

    淚珠不停的從臉頰滑落,何婷伸手抹掉淚痕,爬到門口,用最后一絲力氣把門關上,她不想被人看笑話,因為村里那些人自從她老公死了之后,就說她這個寡婦不干凈,靠的是騙男人才能養活姜瑩瑩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來,何婷一直努力工作證明自己,可是這一刻她清楚,不管如何努力,都不可能洗干凈自己的名聲,因為經歷這件事情之后,村里肯定又會有很多謠言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股票分析群是真的么 贵州11选5大奖 干什么赚钱最 网易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香炸鸡架赚钱吗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 植物大战僵尸2赚钱吗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多少今天 一点资讯上发文章能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手机打电话赚钱软件daquan 北京赛车投注网址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