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倒插門韓三千 >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八章 文良背叛

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八章 文良背叛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“陸老爺子,他沒有競拍成功,你來找我要交代,這有些太欺負人了吧,拍賣行的規矩,難道你還不清楚,誰出價高,誰就能夠得到,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,你還要什么交代?”文良不高興的說道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幫那個不知名的小子,我孫子會競拍不了嗎?”陸峰冷聲道。

    文良無奈的搖著頭,說道:“三億真金白銀,是他掏錢,我怎么幫他?你覺得我自己出了這筆錢嗎?我自己拍賣的東西,我自己花三億買下來,陸老爺子,這種事情對我來說,有意義嗎?”

    “文良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現在翅膀硬了,想和我陸家一較高下是吧?你的公司是我陸家扶持起的,我陸峰要你垮,你有什么辦法?”陸峰說道。

    “陸峰,聽我好言相勸一句,這事就這么過去了,對陸家來說是好事,如果你非要較真,以后后悔都來不及。”文良說道。

    這話把陸峰氣得渾身發抖,在基巖島這個地方,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,更別說威脅他了。

    “文良,走著瞧,我陸峰要是不搞垮你,我不姓陸。”陸峰咬牙切齒的說完,離開了公司。

    文良站起身,走到窗戶旁邊,看著陸峰的車離開之后,這才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陸家在基巖島稱王稱霸太久了,也是時候收斂一點了,韓家小少爺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文良之所以重視韓三千,是因為他在韓三千身上察覺到了一股令人畏懼的強勢,特別是當他說南宮千秋死在他面前的時候,那股寒意讓文良心驚膽戰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來,燕京幾乎都快忘了韓三千這個人,可他卻如同猛虎一般酣睡著,只有老天爺才知道這頭猛虎醒過來之后會掀起何等的滔天駭浪。

    這時候,文良的電話響了起來,而且是一個陌生的號碼,這讓文良感覺有些疑惑,他對于個人信息是非常保密的,幾乎不會有推銷廣告打來,所以這種陌生的號碼,一般是不會出現在他手機里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文良接起電話之后問道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的事情,你別插手,我可以給你想要的。”電話那頭的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文良緊皺起了眉頭,問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,你只需要知道,我在燕京的勢力,可以一夜之間玩垮你的拍賣公司就足夠了。”

    文良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,一夜之間玩垮他的公司,如果這個人不是開玩笑的話,那么他在燕京的能量必然是非常驚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為什么要相信你?”文良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試一試,還是要我證明給你看,你要是不怕的話,我可以讓你嘗嘗滋味。”電話那頭的聲音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試?

    對方來歷不明,文良怎么敢輕易嘗試,他可不想自己努力了十多年的心血毀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文良問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是讓韓三千沒命離開基巖島。”

    文良緊咬牙關,讓韓三千沒命離開基巖島,這就是跟韓三千做對啊,那可是韓家小少爺,以他現在的能力,一旦做出讓韓三千記恨的事情,韓三千的報復將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,文良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擔心他的身份,完全不必,他不過是韓家的棄子而已,沒什么值得忌憚的。”電話那頭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韓家到底發生過什么,文良并不清楚,但是韓三千這么多年在燕京幾乎被人遺忘,這其實已經說明了他在韓家里的地位,只是現在韓家出現了這么大的變故,他終究是韓家的血脈,要承擔起振興韓家的大任,所以文良才會選擇幫他,但是文良萬萬沒有想到,暗中居然還有針對韓三千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能夠得到什么?”文良問道。

    “韓君的賞識,他可比韓三千這個廢物更加有資格繼承韓家,未來的韓家家主,必然是韓君,而不是這個窩囊廢。”

    韓君入獄,但是他在韓家的地位,的確比韓三千更高,這讓文良陷入了選擇的兩難境地,這種站隊,一旦稍有不慎,可就是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愿意,未來兩天,我會讓你知道我的能耐,這是韓三千救不了你的。”電話那頭威脅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思考了良久,文良答應了下來,韓三千對他來說,相當于一次投資,效益只有在韓三千名震燕京的時候才能夠看到,可是現在,打電話的這個人卻有能耐馬上對付他的公司,如果公司都沒了,投資還有什么用呢?所以文良不得不答應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個聰明人,未來你會知道自己的選擇有多明智。”電話那頭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掛了電話,文良接連深吸了幾口氣,他沒想到事情會突然間發生這樣的變故,打電話來的這個人,顯然是韓君的幫手,他幫助韓君對付韓三千,也就是幫韓君更加穩固的成為今后的韓家家主。

    “希望我這次的選擇是正確的。”文良感嘆道。

    隨即又拿出了電話,撥通了陸峰的號碼。

    “陸老爺子,我可以安排他跟你見面,至于見面之后你想怎么做,都可以。”文良說道。

    陸峰還在氣頭上,聽到文良的話卻笑了起來,說道:“文良,我還以為你真的敢跟我做對呢,看來你也是個軟蛋嘛。”

    面對陸峰的嘲諷,文良心靜如水,說道:“陸老爺子,我怎么可能跟你做對呢,當年要不是你,我哪有資格在基巖島立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陸峰得意的大笑起來,說道:“算你識相,這件事情我不跟你計較,不過我今晚就要看到他,你快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不等文良回答,陸峰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陸峰看到還在發愁的陸勛,說道:“還不開心呢,爺爺親自出面幫你平事,你難道還懷疑我做不到嗎?”

    “爺爺,文良怎么說。”陸勛一整天沒出門,因為拍賣會丟臉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傳遍了整個基巖島,要是沒有找到找回面子的機會,他哪有臉出去見人。

    “懷疑爺爺的能力?我出面,文良這種跳梁小丑難道還有膽量不妥協嗎?”陸峰不屑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怎么解決的,你快說啊。”陸勛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,那小子會到我們家來,到時候你想怎么對付他都行。”陸峰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陸勛興奮了起來,有爺爺撐腰,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報復,而且得讓基巖島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他的下場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爺爺,你想不想看個頭條新聞,比如說某個裸男被綁在望夫石。”陸勛一臉笑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所謂望夫石,是基巖島上的一個著名景點,岸邊一尊大石天然成像,像是個栩栩如生的女人望向大海,所以取名望夫石,這里是每個游客都會拍照留念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玩都行,只要不鬧出人命。”這就是陸峰的底線,不死人,想怎么樣都隨陸勛,畢竟這可是他唯一的孫子,他丟了臉,怎么能夠不找回面子呢。

    陸勛陰惻惻的笑了起來,不止是韓三千,還有蘇迎夏這位大美女,也要落在他手里,對他來說,錢搞不定的女人,那就用強行手段,反正有爺爺幫他擦屁股。

    韓三千和蘇迎夏今天依舊是拍婚紗照的行程,穿上婚紗的蘇迎夏,仿佛成為了景點,來往的人,特別是男性,都會不由自主的把眼神放在蘇迎夏身上,大概他們也希望能夠擁有一個這樣的新娘吧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可以提现百赢棋牌游戏 河南快赢481网购 新疆十一选五专家预测号码 36棋牌新神兽手机下载 赚钱趣邀请人 举报偷税赚钱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 零点棋牌手机客户端 世爵彩票平台网址 体彩广西11选5走势图 3d福彩组六吧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