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倒插門韓三千 >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們的兒子?

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們的兒子?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“蘇董,對不起,我們也要生活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

    “哎,為了一個窩囊廢賠上整個公司,真是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早點走吧,否者的話,遲早失業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站在風口浪尖,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舊部下屬,全部投向了蘇海超的新公司,唯有鐘秋還站在她身邊。

    “蘇董,我相信你,我會跟公司一起共患難。”鐘秋神情堅定的對蘇迎夏說道,雖然她也覺得這次的難關對公司來說非常大,但是蘇迎夏對她很好,她絕不會在這時候忘恩負義。

    蘇迎夏欣慰的笑了起來,說道:“放心吧,我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嘖嘖嘖嘖。”蘇亦涵一臉感嘆的走到蘇迎夏身邊,陰陽怪氣的說道:“你還真是一往情深啊,以前我怎么沒看出來你對那個廢物動了真情呢,為了他居然連公司的安危都不顧。”

    “蘇亦涵,這事跟你沒有關系,公司倒了,你不是應該很開心嗎?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蘇亦涵毫不猶豫的點著頭,說道:“我現在確實很開心,只是我很奇怪,那個廢物究竟給你灌了什么迷魂湯,讓你愿意為他付出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愛他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蘇亦涵忍不住笑出了聲,大笑著看向蘇迎夏,說道:“可笑,真是可笑,一個廢物居然還有值得愛的地方,蘇迎夏你的品味可真是太奇怪了,等你跟他睡在天橋下的時候,希望你還能說出這種話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環境怎么辦,我對他的感情不會變,這是你這種拜金女無法理解的。”蘇迎夏冷聲道。

    聽到拜金女三個字,蘇亦涵非但不怒,反而是得意的昂起頭,說道:“我是拜金女又怎么樣,為了讓自己得到更好的生活,有什么錯嗎?難道要像你一樣,守著一個廢物顛沛流離一生嗎?得罪了江老,沒了公司,你們很快就會變成乞丐,這種愛就算是跪在我面前,我也不屑一顧。”

    和蘇亦涵這種人談感情,完全就是侮辱了感情這兩個字,所以蘇迎夏不想再跟她多說什么,轉頭看向了江富。

    “江老,有什么招數盡管用出來,蘇迎夏奉陪到底,要是沒其他的事情,我先走了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江富內心隱隱有些佩服蘇迎夏的傲骨,在這種情況下她依舊不選擇妥協,為了保護自家的男人,讓整個公司搭上了風險。

    但佩服歸佩服,該針對的,江富絕不手軟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已經鬧得這么大了,如果他不徹底的玩死蘇家公司,豈不是落人笑柄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希望你以后還有機會這么跟我說話,不過依我看,我以后大概是不會跟乞丐交流了,走著瞧吧。”江富冷聲說完,帶著一幫老頭憤然離場。

    蘇家公司的員工也散了,那些親戚嘲笑的看著蘇迎夏,似乎在他們眼里,所謂的愛就像是笑話,而且為了一個窩囊廢這么做,是更加不值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你好自為之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愛上吃軟飯的人,你可真是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要是連飯都吃不上,我會念及親戚余情給你留點殘羹剩飯的。”

    幾個長輩說完之后,站在了蘇海超身后。

    “海超,我們也走吧,跟這種快要完蛋的人,沒什么好說的。”蘇亦涵眼神不屑的看著蘇迎夏,對蘇海超說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得意的點著頭,說道:“確實沒什么好說的,走吧,只有我蘇海超能讓你們過上好日子,這個女人,只會害了你們。”

    等到眾人都離開之后,蘇迎夏緊繃的神經才放松了一些,重重的吐出一口晦氣。

    “蘇董,現在公司的所有人都走了,我們該怎么辦?”鐘秋對蘇迎夏問道,蘇海超一番話,側翻了公司的全部員工,偌大的蘇家公司,瞬間變成了空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能想辦法解決,這幾天你先回家休息,帶薪休假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鐘秋一臉擔憂,公司的運作基礎需要員工來完成,現在老員工都走光了,哪怕是蘇迎夏能想辦法招來新員工,可這些人對公司內部運作不熟,需要熟悉的時間,這段時間又被江富針對,這讓鐘秋完全看不到公司挺過難關的希望。

    當然,她并不是擔心自己失業,而是為蘇迎夏擔心。

    “蘇董,我不是怕自己丟了工作,我只是不想公司真被那些小人搞垮。”鐘秋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深知鐘秋的為人,她要是怕自己丟了工作,直接跟著那些人去蘇海超的公司就行了,又怎么會繼續留在她身邊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心情,這些天好好去放松一下吧,就當給你放個年假,公司肯定沒問題的,相信我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鐘秋真摯的看著蘇迎夏,發現蘇迎夏似乎并不像是在開玩笑,便放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蘇董,我相信你,你可比蘇海超能力強多了,他就算有人投資開公司,也遲早會被他玩破產。”鐘秋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笑了笑,望了一眼公司大樓,這件事情,她心里沒底,如果僅靠她自己的能力是沒有辦法改變的,所以全部的希望,她其實是寄托在了韓三千的身上,只是現階段韓三千受傷,她得等韓三千身體好了之后,再把這件事情告訴韓三千,這也是為什么要放假一個禮拜的原因。

    回到醫院,蘇迎夏一副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,哪怕是韓三千問起,她也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帶過。

    “對了,公司還得忙多久?”韓三千問道,之前他們約定了重新拍婚紗照,對于這件事情,韓三千早就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“應該快了,不過你要是愿意的話,我們現在就可以去拍。”蘇迎夏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?”韓三千不自覺的摸了摸頭,就這種造型,還不得把攝影師笑死,而且這么重要的事情,當然要以最佳的狀態出現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現在這樣,要是被以后的兒子看到,他還不得笑話我。”韓三千果斷的拒絕道。

    聽到兒子這兩個字,蘇迎夏心中莫名一陣悸動,雖然她沒有考慮過這方面的事情,可這種事情是遲早都會發生的,對于為人母,她心里有些害怕,可更多的,還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誰要跟你生兒子了,臭不要臉。”蘇迎夏躲閃著韓三千的目光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笑得紅光滿面,蘇迎夏的拒絕可是帶著嬌嗔的,說明她內心并沒有排斥這件事情,這讓韓三千看到了曙光,似乎內部的革命,就快要成功了。

    正當兩人有了打情罵俏的跡象時,病房門再次被推開,韓三千一頭黑線,怎么這醫生總是會在關鍵的時候出現!

    不過看到進來的人,韓三千心里的抱怨就沒有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醫生,而是蔣嵐和蘇國耀兩人,沒想到他們居然會來看自己。

    “爸,媽。”韓三千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沒什么事情吧?”蔣嵐提了一籃子水果,走到病床旁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,磕破點皮而已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就好,沒事就好。”蔣嵐說完,轉頭對蘇迎夏說道:“迎夏,你出來,我有點話想跟你說。”

    蔣嵐和蘇迎夏離開病房之后,韓三千皺起了眉頭,很顯然,蔣嵐來醫院,主要原因并不是看他,而是來找蘇迎夏的。

    “爸,出什么事情了?”韓三千對蘇國耀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,沒有啊,沒什么事情,你好好休息就行。”蘇國耀表情中有掩飾不了的驚慌。

    韓三千面沉如水,這么看來,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,只是蘇迎夏不愿意告訴他而已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手机那个app可以赚钱吗 北京赛车有人赢钱吗 广告联盟刷流量赚钱分成比例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彩乐乐 天津股票配资 双色球相近号码查询 北京快乐8历史走势图 极速11选5正规吗 免费打码赚钱游戏软件 北京pk10是国家彩票吗 跑腿公司能否赚钱 河北11选5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