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山野美景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441章 何聰沒逃出來

章節目錄 第441章 何聰沒逃出來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難道他沒有逃出來,被壓在廢墟下面?

    陳雅茹的臉色微變,對陳壯說:“糟糕,要是何聰出事,何明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這個地產項目沒準會因為這件事,到明年都開不了工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

    今天是她作東,而何聰又是來幫忙的,要是他被壓在廠房下,這算是拆遷的安全事故,對工程不利!

    陳壯本不想理會何聰的死活,但怕影響到陳家的工程,他大步走到廢墟前,一邊徒手掀開沉重的水泥板,一邊尋找起何聰來。

    倒塌的水泥板,少說也有一兩噸重,而陳壯竟然像拎塑料似的,輕松掀起。

    站在壩子里的所有人,一道道目光全都死盯在陳壯身上,鴉雀無聲,震驚無比!

    李龍盯著陳壯,忽然想通了!

    這個農民的身手,恐怕比他想象中還要厲害!

    而威爺竟敢去招惹陳壯,簡直是以卵擊石,他死在陳壯手里,一點都不冤!

    陳壯搬起一根水泥橫梁,找到了何聰的蹤影!

    他大概是剛才想跑,卻倒霉的被這根橫梁砸中,然后被一堆磚頭埋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何聰躺在一地血污里,氣息全無。

    陳壯把水泥橫梁甩開,扒開碎磚頭,把何聰拉了出來。

    看見何聰被找到,幾個開發商全都驚呆了,不約而同的暗道一聲“不妙”。

    陳雅茹也心臟一縮,忍不住跑上前:“陳壯,何聰死了嗎?”

    不是她關心何聰,而是何聰要是被砸死在廠房里,會引來不少麻煩,而且何明東也一定會找到陳壯尋仇!

    陳壯站起身,說道:“他還沒死,但離閻王殿也只差一腳了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毫不猶豫的拿起手機,焦急說:“我立刻打120,讓人過來搶救。”

    “沒用了。”陳壯搖了搖頭,瞟了何聰一眼,“他被橫梁打中,右腿粉碎性骨折,腦部也受到重擊出現淤血,肋骨斷了五根,戳進肺葉,內臟嚴重出血,恐怕最多只能再活三分鐘,送到醫院也救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俏臉一白:“只能活三分鐘,那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她烏黑的柳眉緊緊皺成一個結!

    幾個開發商也趕緊跑過來,看著何聰七竅滲血,氣若游絲的樣子,全都心臟發顫。

    何明東沒有子嗣,他唯一繼承人就是何聰,要是何聰一死,別說陳壯難逃麻煩,就連他們幾個也會得罪何明東。

    李龍也走過來,看著何聰的慘狀一陣頭大。

    看來這次,他不想跟何明東結仇也不行了,何聰死了,何東明也不會放過他。

    雖然李龍不怕何明東,可他想要在金陽市繼續發展勢力,肯定會有巨大阻力。

    曾總更是滿頭冷汗,差點癱在地上,喃喃說道:“現在怎么辦,怎么辦……何總把何聰托給我照顧,他要是死了,何明東肯定會對我興師問罪的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心亂如麻,所有人都安然無恙,可她沒想到何聰竟然會被砸死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對陳壯說:“沒事,何聰的死不關你的事,我會讓我爺爺去跟何明東交涉的,這幾天你就先不要露面,免得何明東對你不利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敢對我做什么?”陳壯笑了笑,說:“更何況何聰又沒死,他何必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一愣,“你不是說,何聰現在這樣子送到醫院都救不知了嗎?”

    別人不知道,可她完全相信陳壯的診斷,他說何聰救不活,何聰就一定救不了!

    陳壯詫異的看她一眼,說道:“何聰現在的傷勢,醫院的確救不了,可我沒說我不能救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救?”

    這次,脫口而出的驚呼,是李龍發出的。

    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壯,敬畏的眼神中又多了一絲震驚!

    幾個開發商也和李龍的表情一模一樣,全都被陳壯這話給震懾住!

    連醫院也救不了的人,陳壯竟然能救?

    而且就在這個破地方,連最簡單的醫療設備也沒有?

    曾總一臉慍怒,把何聰的死全都扣在陳壯頭上,厲喝道:“陳壯,要不是你剛才弄出動靜,讓廠房坍塌,何聰也不會死!”

    孫設計師勸道:“曾總,這廠房本就老舊,都要拆遷了,震塌也不完全怪陳壯。還是先讓陳壯治療吧。”

    曾總冷嗤道:“他會治?何聰傷得這么重,我還真不信就憑中醫扎扎針、推拿一下,就能把何聰給救活!”

    其實別說曾總,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太相信陳壯會治好何聰。

    因為何聰受的傷實在太嚴重,不說別的,光是一個內出血都得要命!

    陳雅茹不悅的一挑柳眉,說:“曾總,我可以證明陳壯的醫術,他說能治,我相信他一定行。”

    曾總沒好氣的說:“雅茹,你是不是被這個鄉巴佬洗腦了!現在何聰出了事,全都怪陳壯,你趕緊跟他劃清界線,免得被牽連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冷冷的說:“說到劃清界線,我覺得這個項目,我忽然沒了跟你合作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曾總一陣惱怒,壓著怒火說:“雅茹,你為這個鄉巴佬意氣用事,根本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說:“那是我的事,跟你沒有關系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直接轉過身,不再理會曾總。

    曾總臉色難看,手掌捏成拳頭。

    他和江南建筑公司,有多年的業務來往,而他以前只是一個小包工頭,要錢沒錢,要人脈沒人脈,靠著陳老爺子才慢慢建立起關系網。

    而且,他從陳老爺子手里拿到不少重量級的項目,在陽西路建集團才一路順風順水的升職,直到當上現在的副總經理。

    要是陳雅茹跟他翻臉,他手里的業務量至少會砸掉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而且金陽市的建筑圈都是通的,一點風聲能傳遍所有人耳過,要是大家知道陳家跟他斷絕業務,恐怕也會怕惹火上身,全都倒向陳家一邊。

    到時候,還有多少老板跟他合作?

    陳壯看見陳雅茹發火,說道:“你沒必要這樣,因為他說話我就當放屁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說:“我早就不想跟他合作了,只是以前礙著爺爺的面子。他背地里虛報造價單,建材以次充好,吃了多少回扣這些事,以為我不知道嗎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話時,根本就沒有避諱別人,所以這些話清楚的傳到四周人群的耳中,曾總也聽得清清楚楚,一張臉漲成豬肝色。

    添加 "HHXS665" 威信公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松江嘟嘟麻将一道挫百搭 cba国内球员得分榜 湖南快乐10分 辽宁快乐12 七乐彩30选7走势图 德州麻将 百度百科 皇冠足球指数名称 7篮球比分 10分11选5-稳定版APP下载 排球比分多少算赢 黑龙江p62 澳洲幸运10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