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山野美景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430章 辦得干凈點

章節目錄 第430章 辦得干凈點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四十分鐘后,幾輛車駛到了南郊,停在一片荒涼的街區旁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車上的幾個老板先后下了車,站在一塊空地上,邊聊邊朝街區望去。

    何聰殷勤的跑來給陳雅茹開車門,可是陳雅茹下車后,陳壯也跟著下來。

    陳壯下車時,還對何聰笑了一下,說: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艸!”

    何聰從齒縫時迸出一個字,真后悔自己過來打開車門,這樣一來,自己就真成了陳壯的司機了。

    陳壯懶得理會何聰,大步從他身邊擦過,走到空地上向四處看去。

    這一片街道明顯是要拆遷了,到處都是斷墻,還有老舊的三、四層磚樓,以及平房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住宅的年代應該很久了,房子都快塌了,里面也沒有人住。

    不少建筑的墻上,都用紅漆寫著大大的“拆”字。

    十幾個工人正在一棟瓦屋旁,用工具拆著磚頭。

    陳壯掃了一眼,問道:“這就是要拆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陳雅茹走到他身邊,說道:“這條街都被劃分為拆遷片區,等會兒準備和那幾個釘子戶談談。”

    何聰走過來,憤憤的說:“什么釘子戶,就是一幫刁民,占著地不讓,非要巨額賠款。依我說,你們還跟這幫刁民講什么道理,直接找幾個混社會的人,把他們揍一頓,這幫人就知道厲害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老板說:“是啊,還不如強拆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說:“下午跟這幾個釘子戶約了,先談談吧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下時間,轉頭對人群說道:“也差不多到時間了,咱們去面粉廠。”

    跟“釘子戶”約定的談判地點,就在面粉廠。

    這是五十年代的一個國營廠房,不過早在十年前就倒閉了,把廠子賣給當地的一個私人老板。

    而要拆遷的釘子戶,就是面粉廠的人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廠門口,其實也不遠,就在這條街的路口。

    這個面粉廠占地不大,可是卻堵在街口,就像一顆貨真價實的釘子,要是這片地兒拆不了,后面的修建也沒辦法進行。

    陳壯跟著陳雅茹一行人走到廠門口,看見鐵門外堵著一輛破破爛爛的面包車,旁邊還蹲了幾個穿著帆布工作服的人,正蹲在一起抽煙。

    看見陳雅茹過來,這幾人紛紛站起來,滿臉警惕的擋在門口。

    這幾個人就是前來談判的“釘子戶”代表。

    陳雅茹等幾人立刻走上前,跟這幾個“代表”講起條件來。

    他們談正事,陳壯便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誰知何聰也跟過來,一改剛才的斯文,惡狠狠的壓低聲音說:“姓陳的,你他媽給我離雅茹遠點,你要再騷擾她,當心我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陳壯轉過身,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他一眼:“你要怎么收拾?”

    何聰怕他出手,立刻嚇得退了一步,又兇狠的說:“你只是個農村暴發戶,除了能打,就沒別的能耐。可是在這東南市,能打的人多了去,要收拾你,我辦法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陳壯點點頭:“那行!”

    說完,他忽然閃電般的一伸手,一把捏住了何聰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何聰頓時感到手腕一陣劇痛,不由自主悶哼一聲。

    陳壯的手像一把鐵鉗,捏得他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何聰不敢叫出聲,怕丟面子,強忍疼痛,可腦門上的汗珠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陳壯笑笑,把他的胳膊甩開,諷刺的笑道:“就你也想對付我?還是省省吧。”

    何聰不停的揉著手腕,眼含恨意的盯著陳壯。

    “媽的!你……”

    陳壯又一抬手,何聰嚇得頓時閉上嘴,往后退了兩三步。

    但陳壯只是舉起手,撓了一下腦袋。

    何聰覺得自己被耍了,更加氣得臉色鐵青。

    究竟要怎么才能弄死這小子?

    看來,這事還是得找他叔叔!

    就在這時,正在談判的人已經分成兩撥。

    陳雅茹柳眉緊蹙,臉色無奈的轉身走過來,對陳壯搖了搖頭,說:“看來這次談判,又失敗了。”

    陳壯問:“他們不肯搬?”

    陳雅茹煩惱的點了點頭:“一個占地兩畝的面粉廠,他們非要四千五百萬拆遷款。這怎么可能,要是按平方米算,哪里給得了這么多!”

    這已經是個天價了。

    陳壯也皺眉說:“他們就一分不少?”

    曾總說:“剛才已經談崩了,我們說賠償一千萬,這已經是最大極限了,這幫人還不知足。”

    幾個承包商一籌莫展,都拿這幫釘子戶沒辦法。

    何聰看陳雅茹遇到難題,趕緊上前殷勤的笑道:“雅茹,我再找人給他們談談。”

    陳雅茹沒好氣的說:“我剛才就談過了,他們不會聽的。”

    何聰笑道:“沒事,試試嘛。我有個熟人以前也在這面粉廠,大概他們認識,熟人好辦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曾總眼前一亮,上前說:“何聰,要是你真有辦法讓這幫人同意拆遷,事后給你一百萬的辛苦費,算是曾叔的謝禮。”

    何聰心里一喜,卻仍笑著說:“一件小事,說什么謝不謝的,能幫上曾叔的忙,也是我的榮幸。”

    見他油嘴滑舌,陳雅茹厭惡的瞟了何聰一眼。

    但她現在也為拆遷的事煩心,也沒去管何聰了。

    除了面粉廠的釘子戶,有十來戶當地居民不愿搬走,接下來還得和這些居民談。

    這幫居民在街道的另外一頭。

    面粉廠攻不下,一千人只好暫時先去跟這些居民談判。

    談判的地點,設在居民樓的院壩里。

    比起剛才那些人,這十幾戶居民就好說話多了,雖然都是想多要點拆遷款,但也不會像剛才那幫人一樣獅子大開口。

    陳雅茹和幾個開發商,跟這些居民談了好一會兒,雙方互相讓步,達成協議。

    就在雙方相談正歡的時候,何聰卻走到一旁,接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喂,黃毛,你到了?”

    “帶了二十幾號人呢,你說找哪幫釘子戶?我收拾他們去。”

    何聰滿意的點點頭:“辦事干凈點,別說是我恐嚇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聰哥!不就是一幫刁民嗎,我帶一幫兄弟去,保管嚇得他們屁滾尿流,事后不敢吱一聲。”

    “辦完就能拿一百萬,辦得干凈點。”何聰又吩咐了一句,這才轉身回到談判現場,佯裝無事的聽候談判。

    加我 "buding765" 微X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足球比分 青海快三基本走势图 福利新疆35选7走势图 足球比分推荐九龙 重庆幸运农场数据 福建22选5 微乐吉林棋牌官方下载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千炮金蟾捕鱼单机版 湖南体彩赛车今日开奖 神来棋牌官方版下载 黑龙江快乐10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