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山野美景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268章 壓根不是大官

章節目錄 第268章 壓根不是大官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“要是你不收費,我們也不收了吧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一個王家屯的村民說。

    陳五的嘴巴嚅動了兩下,臉上露出不樂意的神情,他還指望著這座浮橋掙點錢哩。

    他一咬牙,說道:“那可不成,俺搭這浮橋費了不少功夫,肯定要收費。”

    他話音剛落,陳壯還沒發言,王家屯的村民們就叫罵起來。

    “陳五,這橋又不是你一個人搭的,俺們也出了力。”

    “新橋是河畔村修的,你要是現在收費,橋修好以后他們也要收費咋辦?你這不是坑村里的人嗎。”

    “你剛訛詐了人家壯子兩百塊,現在還想收錢,你哪來這么貪財?”

    陳五被王家屯的村民們罵得一陣面紅耳赤,想爭辯幾句,可是看著村民們一邊倒的架式,只能把不滿咽回去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一拍大腿說:“不收就不收,反正以后你們河畔村的修了橋,也不許收費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收。”陳壯當眾保證。

    陳五也沒辦法,只能不情不愿的點了下頭,悶著頭不吭聲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忽然響起一個尖厲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們可甭都被陳壯哄了,幾十萬的大橋說修就修哪?陳壯就是裝給你們看的,對方肯定跟他串通好的。”

    陳壯眉頭一皺,轉過身看去。

    只見說話的人就是劉會計,他一手叉著腰,一手指著陳壯,口沫橫飛的叫道:“陳壯,你就說你剛才是串通好的吧,我還不信了,誰有這么傻,白白出錢修大橋。”

    又是這個不省心的玩意出來蹦噠!

    陳壯皺皺眉,冷聲說:“打電話的內容你也聽見了,對方又不能未卜先知,他知道咱們村橋塌了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打給誰,肯定是你熟人,沒準你剛才偷偷發短信跟人家串通了。”劉會計依然不依不饒。

    陳壯越看劉會計越不順眼,這人小肚雞腸的,咋就這么惹人討厭?

    為了讓村民們信服,陳壯拿出手機遞到劉會計面前,說:“你打個電話,親自問清楚,這總該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!”劉會計不客氣的抓過手機,照著剛才的號碼就撥過去,心想一定要揭穿陳壯的西洋鏡!

    他按下了撥打按鈕,這一回,手機剛響一聲對方就接起來了,似乎早就迫不及待的等著。

    對方十分急切,聲音還帶著點諂媚,問道:“喂,是陳壯嗎,村里還需要我修啥,全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一聽對方竟然主動說還要修,劉會計傻眼了,這事難道真不是陳壯串通好的?

    可天底下,哪有這么傻的人,捧著錢哭著喊著要給河畔村修工程。

    劉會計咽了咽喉嚨,大聲問道:“你是陳壯的朋友吧,他剛才是不是提前給你發短信,叫你答應要修橋的?”

    一聽劉會計的聲音,對方的聲音立刻轉冷,冰冷的問:“你是誰?怎么拿陳壯的手機?”

    劉會計一挺胸膛,趾高氣昂的說:“我是河畔村的劉會計,有事要問你。”

    對方似乎按捺著怒氣,沉聲說:“把手機給陳壯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問你,是不是跟陳壯串通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手機那頭沉默了幾秒,冷冷開口:“你問我?你是什么玩意,也配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?”

    這聲音透著一股不耐煩,跟剛才討好陳壯的架式判若兩人,劉會計的面子上有些掛不住,大聲說道:“你不認識我不要緊,我二叔是劉世仁,在縣政府當書記,這你總認識吧。”

    “書記?我看不是吧,也就是個上不了臺面的小主任。”對方嗤笑了一聲,說道:“再說劉世仁見了我,都恭恭敬敬,看在陳壯的份上,我就不跟你說別的了。我答應了陳壯要修橋,就一定會做到。”

    劉會計還想搬出當官的二叔來撐面子,沒想到對方根本不屑一顧,還戳穿西洋鏡。

    村民們一片嘲笑,紛紛說劉會計打腫臉充胖子,哪來當大官的親戚。

    劉會計當著兩幫村民的面,臉漲成了豬肝色,吼道:“空口說大話,我憑啥相信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我是李海龍,我李某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說過的話從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李海龍這個名字,河畔村的村民們不大清楚,可是王家屯有不少村民在縣里打工,對這名字耳熟能詳,紛紛驚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,要給俺們修橋的是李海龍?他可是市里的有錢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這李海龍有錢有勢,剛才居然對陳壯言聽計從,我沒聽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媽,李海龍可是個狠人,陳壯剛才居然敢對他呼來喝去。”

    村支書也愣住了,再次張大嘴巴。

    簡直讓人不敢相信,陳壯居然兩句話就命令李海龍來修橋,這李海龍可不是個好惹的人物啊,竟然被陳壯使喚得跟孫子似的!!

    在一群村民驚訝的議論聲中,陳壯笑著從劉會計手里抓過手機,不客氣的說:“李海龍,我限你明天之前找人過來修橋,要不然你就甭修了,我另找人。”

    他話剛說完,李海龍趕緊陪著笑,一個勁的說:“別,我下午就派人來,不就是一座橋嗎,這事我肯定給你辦妥。”

    陳壯點點頭,又吩咐道:“這橋用最好的材料,甭給我整什么豆腐渣工程,要是不結實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他這不客氣的口吻,聽得村民們一陣心驚膽戰,心想陳壯是吃了熊心豹子膽,居然敢命令李海龍。

    但李海龍卻唯唯喏喏,訕笑著說:“放心,所有材料都用最好的,保證能用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陳壯這才滿意點點頭,連招呼都不打就掛了手機。

    劉會計僵立在當場,就像看怪物一樣盯著陳壯,眼神滿是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他張了張嘴,結巴的說:“陳,陳壯……那真是李海龍?”

    陳壯冷嗤了一聲,“你聽不出他的聲音,村民們總有人聽得出吧。”

    有幾個王家屯的村民在縣里做過建筑工,見過李海龍,也點頭說:“就是李海龍。”

    劉會計的一張臉青了又白,白了又紫,他簡直不知道該說啥。

    就憑陳壯一個農民,他為啥能像叫孫子那樣,使喚李海龍?

    這沒道理啊。

    陳壯可不管劉會計震驚不震驚,一指地上的狗屎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!”劉會計眨了眨眼睛,臉上閃過一絲恐懼。

    他賠著笑說:“壯子,剛才就是個玩笑,既然這事是真的,咱倆就不計較了。”

    陳壯說:“誰說不計較?你要是條漢子,就說到做到,說吃屎就吃屎。”

    FL "HHXS665" 微X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 捷报比分怎么恢复老版本 排球比分查询 pk10开奖记录结 捷报比分网资料库 甘肃11选5遗漏 现在世界杯比分多少 快乐赛车手机app 打好北京麻将技巧 22选5每天几点开奖 单机麻将游戏免费的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