潑墨文學 > 都市小說 > 山野美景陳壯雪梅 > 章節目錄 第212章 心知肚明

章節目錄 第212章 心知肚明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『 www.yfvzeh.live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一見是柳冰打來的電話,陳壯就心知肚明,當即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現在有事要忙,就這樣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”

    說完,他不由分說就按掉了手機,還直接關了機。

    對于李海龍的厭惡,已經深深烙進陳壯的骨子里,至于跟李海龍有親戚關系的人,他壓根兒就不想理。

    這種發自內心的憎惡,直到陳壯跨上“宗申”摩托車,行駛在鄉村公路上,迎面吹著風,才感到這股厭惡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夕陽西沉,整個村子籠罩在祥和的暮色中。

    陳壯騎著摩托車回到了河畔村,當他駛過一片茄子地的時候,忽然發現地里晃動著一個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雪梅嫂子!”

    陳壯一眼就認出,那躬著腰種地的瘦小人影就是雪梅,立刻停車下來,大步走到田邊。

    正在鋤地的人,正是雪梅,她聽見陳壯的聲音,直起身子向身后望來,順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。

    陳壯看見雪梅一個人鋤著地,汗濕的頭發粘在臉頰上,汗流浹背的樣子,心里頓時生出一股不忍,他一把奪過雪梅手里的鋤頭,說:“我來幫幫你。”

    自從趙鐵柱死后,雪梅就成了寡婦,一個人孤伶伶的,地里的活都由她一個人干。

    雪梅看陳壯賣力的鋤地,眼神閃過幾絲幽怨。

    最近陳壯忙著修建學校的事,已經有一陣子沒來找她了,而她也礙著臉皮,沒有主動上門。

    她幽幽的說:“壯子,還是我來吧。這村里人多嘴雜,要是人家看見你幫我鋤地,孤男寡女的,傳出來的話難聽,影響你名聲。”

    陳壯鋤了幾下地,聽出她語氣中的幽怨,心里一揪,轉過身一把握住雪梅的雙手,說:“嫂子,我不管這村里人咋看,總之我是不會不管你的。既然鐵柱哥把你托付給了我,你今后有啥事就別藏在心里,直接跟我說就是。就算我吃糠咽菜,也得先讓你吃飽!”

    這一席話,說得雪梅心里的活絡起來,熱乎乎的,顫聲叫道:“壯子!”

    陳壯也忍不住,一下子扔掉鋤頭,把她摟進懷里。

    雪梅被他身上的男性氣息一熏,心里的幽怨頓時煙消云散,主動送上紅唇。

    陳壯一口親下去,摟著她豐腴的身子品嘗起來。

    天色擦黑,一輪泛白月芽兒掛上柳梢,兩人站在茄子地里緊緊摟抱,如膠似漆。

    陳壯最近忙著為學校的事奔波,隨時都進城,已經有一陣沒碰過雪梅了,現在小別勝新婚,體內的火苗就此點著,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雪梅獨守空房,早已寂寞難耐,被陳壯吻得暈頭轉向,小嘴微張,任由他探索著自己口中的甘液,身體也隨之綿軟下來。

    就在兩人摟在一塊兒親熱的時候,陳壯忽然聽見一絲異動。

    他經過珠子改造后的身體,感知異常靈敏,立刻把雪梅一摟,一下子蹲了下來。

    雪梅正被吻得稀里糊涂,猛然被陳壯按倒在茄子地里,還以為他激情難耐,要把自己就在正法。

    可是當她趴在地上的時候,才發現陳壯貓著腰,正豎著耳朵像是傾聽什么。

    看他這全神貫注的樣子,雪梅也緊張起來,小聲問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陳壯蹲在地上,眼神透過茄子枝,看見不遠處的槐花樹下,有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,正一邊四處張望,一邊像作賊似的朝這里走來。

    難道是村里的村民?

    可這個時候,村里家家戶戶都回屋吃晚飯了,吃完飯就守在電視機旁看新聞,咋可能摸黑出門,還行動鬼祟?

    隨著人影越走越近,陳壯看清了兩人的面貌,不由得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這時,雪梅也瞧見兩人的模樣,差點驚叫出聲,她捂著嘴驚奇的說:“這不是張麻子嗎,還有孫狗蛋!他倆走在一起干啥哩?”

    張麻子是劉會計的老婆,原名張紅杏,但因為臉上長了幾顆褐色麻子,加上平時潑辣,村里人都叫她張麻子。

    而孫狗蛋是劉會計的表弟,以前在縣城里幫人家看倉庫,后來被老板發現他偷雞摸狗,遂直接轟走,灰溜溜的回了村,成了村里的一個閑漢,平時就喜歡撩騷,夏天特別躲在河邊偷看小媳婦洗澡,還被人家丈夫揍過。

    可這兩個八桿子打不著的男女,怎么湊到一塊了呢?

    雪梅還沒搞懂,而陳壯已經看出這兩人的不對勁,立刻斷定,這對狗男女要搞事情!

    不過,這兩人要是想搞事,只要別過來就行,反正戴綠帽子的劉會計也不是好東西,他只當看不見就行。

    可是事不遂愿,這兩人一前一后的,一邊東張西望,一邊還真走進了茄子地旁邊,看著四下無人,便按捺不住的摟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孫狗蛋伸著油膩的嘴就向她臉上啃去。

    “還在路邊,慌啥哩!”張紅杏推搡著,說道:“當心村里人瞅見,要摸到絲瓜地里去。”

    雪梅家的兩畝地,就挨著孫狗蛋家的絲瓜地,不過孫狗蛋平時游手好閑,連地里的草都懶得鋤,地里的絲瓜長得無精打彩,雜草叢生。

    不過搭起來的絲瓜架子,加上雜草,卻正好成了天然的掩護,方便兩人偷情。

    兩人走進絲瓜地里,孫狗蛋一下子撲上去,把張紅杏的褲子扯下來,張口就往她屁股上去。

    一邊猴急的說道:“你今晚出來得這么遲,叫老子好等,一會兒非弄死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張紅杏搖晃著腰肢,喘著氣說:“那死鬼想選村長,說要進城找他叔幫忙,為了搭送菜的三輪車省倆錢,非等到傍晚才走。”

    孫狗蛋在她的肥屁股上拍了一下,把自己褲腰帶一解,笑道:“那今天有福氣,能嘗著村長夫人的滋味了!”

    兩人在地上滾成一團,張紅杏撅著光屁股,就像偷到腥的貓那樣,興奮得直叫喚。

    兩人像狗那樣躬著身體,搞得丑態百出,一點也沒發現就在旁邊三、四米外的茄子地里,赫然還有四只眼珠盯著他倆的“活春宮”。

    雪梅看得目瞪口呆,一不留神踩著一根茄子枝,頓時發出“啪”一聲脆響。

    FL "HHXS665" 威信公號,看更多好看的小說!手機用戶請瀏覽m.pomowx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
秒速赛车计划软件 陕西11选5开奖结 足球比分网站大全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新浪 排球比分是多少获胜 哈尔滨麻将微信五毛 西瓜配资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电竞比分预测网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走 福建八闽麻将作弊器 pk10计划 1z电竞比分网